按Ctrl+D即可收藏杂闻网 最新天下奇闻异事任君分享!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野史秘闻 > 隋炀帝乱伦父妾并非只为贪图美色

隋炀帝乱伦父妾并非只为贪图美色

来源:杂闻网 | 发表日期:2016-06-20 | 点击数:

导读:隋文帝开皇二十年,太子杨勇被废,隋文帝杨坚的二儿子晋王杨广依靠欺骗在自己的母亲独孤皇后、宰相杨素等人的帮助下如愿登太子之位。但是,当时老天爷的反应似乎并不妙。据《隋书卷三 帝记第三(炀帝上)》: 及太子勇废,立上 (杨广) 为皇太子。是月,当

隋炀帝乱伦父妾并非只为贪图美色

隋文帝开皇二十年,太子杨勇被废,隋文帝杨坚的二儿子晋王杨广依靠欺骗在自己的母亲独孤皇后、宰相杨素等人的帮助下如愿登太子之位。但是,当时老天爷的反应似乎并不妙。据《隋书卷三 帝记第三(炀帝上)》:

“及太子勇废,立上(杨广)为皇太子。是月,当受册。高祖曰:‘吾以大兴公成帝业。’令上出舍大兴县。其夜,烈风大雪,地震山崩,民舍多坏,压死者百余口。”

就是说。太子杨勇被废,立晋王杨广为太子。册封的时候,隋文帝杨坚说:我就是在大兴公这个位置上成就帝业的。于是令杨广到大兴县上任。这天夜里,狂风大作,天降暴雪,山崩地裂,民宅多有毁坏,压死很多人。

被废的太子杨勇打入禁宫后,感觉自己太冤枉,几次要求向父亲隋炀帝杨坚申诉。但是,没有回应,不仅没人搭理杨勇,而且还被人污称为有精神病。据《隋书卷四十五 列传第十(文四子)》:

“时勇自以废非其罪,频请见上,面申冤屈。而皇太子(杨广)遏之,不得闻奏。勇于是升树大叫,声闻于上,籍得引见。素因奏曰:‘勇情志昏乱,为癫鬼所著,不可复收。’上以为然,卒不得见。”

就是说,当时,杨勇认为并非是因为自己有罪而被废掉太子的,于是屡次请求见皇帝,当面申辩自己的冤屈。被太子杨广所阻拦,使得杨勇无法上奏申辩。无奈之下,杨勇爬到一棵大树上面,隔着宫墙向父亲隋文帝所住的方向大声喊叫,希望皇帝能听到叫声,从而得以引见。杨坚大概也隐隐听到有叫声,宰相杨素因此上奏说:现在杨勇神志已经昏乱了,鬼魂附体,没有救了。隋炀帝认为是这样的,终不得相见。

杨广是靠欺骗夺取太子之位的,上上下下只瞒住隋文帝一个人。然而演戏毕竟是演戏,戏也不能永远这么演下去,况且演戏终有穿帮的时候。据《隋书卷四十五 列传第十(文四子)》:

“高祖寝疾于仁寿宫,征皇太子入侍医药,而奸乱宫闱,事闻于高祖。高祖抵曰:‘枉废我儿!’因遣追勇。未及发使,高祖暴崩,秘不发丧。”

就是说,隋文帝病重,征召皇太子杨广入仁寿宫侍奉,结果发生杨广秽乱宫闱的事情,隋文帝知道了这件事儿。杨坚猛然醒悟,拍着床板说:白白废掉我儿!于是派人叫杨勇入宫。使者还未来得及派出,隋文帝突然暴亡,杨广秘不发丧。

   隋炀帝杨坚终于发现自己被杨素这帮人骗了,明白大儿子杨勇是被冤枉的。但是,一切都晚了,此时的杨坚已是重病在身,奄奄一息,不当家了。公元604年,隋文帝杨坚死。什么是“暴崩”?直说吧,就是杨广趁他老子杨坚病重之际,残忍的将其弑杀了。

   那么上面所说的杨广“奸乱宫闱”是怎么回事儿呢?原来杨广在入宫侍奉隋文帝期间,企图与父亲的爱妾陈氏淫乱。据《隋书卷三十六 列传第一(后妃)》:

“初,上寝疾于仁寿宫,夫人与皇太子(杨广)同侍疾。平旦出更衣,为太子所逼,夫人拒之得免,归于上所。上怪其神色有异,问其故。夫人泫然曰:‘太子无礼。’上恚曰:‘畜生何足付大事,独孤诚误我!’意谓献皇后也。因呼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曰:‘召我儿!’述等将呼太子,上曰:‘勇也。’述、岩出閤为敕书迄,示左仆射杨素。素以其事白太子,太子遣张衡入寝殿,遂令夫人及后宫同侍疾者,并出就别室。俄闻上崩,而未发丧也。”

就是说,当初,隋文帝在仁寿宫病重,宣华夫人陈氏与太子杨广一同入宫侍奉。一大早二人出宫更衣,宣华夫人被太子杨广逼淫,遭宣华夫人强拒未能得手,陈氏回到隋文帝所在的仁寿宫。隋文帝看到宣华夫人神色异样,很奇怪,询问是何原因。陈氏泫然泪下说:太子无礼。隋文帝大怒:这个畜生怎能做皇帝,独孤真是耽误我的大事!隋文帝之意是指这个事情坏在自己已死的老婆独孤皇后身上。于是呼召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对二人说:叫我儿入宫!二人将呼太子杨广,隋文帝说:不,叫杨勇来。二人出门草诏完毕,请示宰相杨素。杨素将此事告诉杨广,杨广便遣一个叫张衡的武士入隋文帝寝殿,又令宣华夫人以及后宫侍者出去,一会儿,便听到隋文帝崩逝的消息,杨广未发丧。

兵部尚书柳述与黄门侍郎元岩将隋文帝杨坚口述的敕书交给宰相杨素,这一举动不仅导致杨广弑杀其父,而且导致后来杨广将哥哥杨勇及其几个儿子全部杀掉,酿成隋朝历史上一大悲剧,也是隋王朝短命的原因之一。这种时候就是所谓的历史的关键时刻。当然,当时杨素是宰相,下属将敕书交给其过目也没有错,所以,这个时候非有那种智慧过人、大智大勇、力量强大的人物不能妥善处理之。这就是改变历史的节点,拨乱反正,延续社稷命运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武士张衡扮演了一个杀手的角色,杨广将父亲寝宫内的人全部支走,令张衡弑杀其父。之后杨广不仅将知情的二位官员抓起来,又伪造隋文帝敕书,将哥哥废太子杨勇杀掉。据《隋书卷四十五 列传第十(文四子)》》:

(杨广)遽收柳述、元岩,系于大理狱,伪高祖敕书,赐庶子死。追封房陵王,不立为嗣。”

杨勇就这么被弟弟杨广杀掉了。杨广弑父杀兄,可谓十恶不赦,不用问,这个人结局好不了。

   杨广不仅杀了哥哥杨勇,还将哥哥杨勇的十个儿子全部杀害。对此,清人王鸣盛十分感慨,他在其著作《十七史商榷卷六十六北史合魏齐周隋书二(杨氏不良死约三十人)》中说:

“帝惟五男:勇、广、俊、秀、谅,皆独孤后所生,谓群臣曰:‘朕旁无姬侍,五子同母,可谓真兄弟,岂若前代多内宠,孽子忿争,为亡国之道。’不料己身为广所弑,勇与幼子谅及勇子曰俨、曰裕、曰筠、曰嶷、曰恪、曰韶、曰煚jiong、曰孝实、曰孝范,皆为广所杀。”

就是说,隋文帝的五个儿子都是他与独孤皇后所生,一次,隋文帝得意的对群臣说:朕没有其他侍妾,五个儿子为同一个母亲所生,可谓真兄弟,那里像前代的那些皇帝多内宠,孽子相互争权,成为亡国的根源。不料不仅隋文帝自己被儿子杨广所弑杀,而且大儿子杨勇以及他的十个儿子也都被杨广杀掉。

   杨氏的这场悲剧,虽然始作俑者是独孤皇后,她力主废掉杨勇太子之位,但是隋文帝杨坚还是应负主要责任。这场悲剧直接导致隋王朝的衰落,以至于王朝很快就灭亡了,对此《隋书》是这么说的。据《隋书卷四十五 列传第十(文四子)》:

“房陵(杨勇)资于骨肉之亲,笃以君臣之义,经纶缔构,契阔夷险,抚军监国,凡二十年。虽三善未称,而视膳无阙。恩宠既变,谗言间之,顾复之慈,顿隔于人理,父子之道遂灭于天性。隋室将亡之效,众庶皆知之矣。慎子有言曰:‘一兔走街,百人逐之,集兔于市,过者不顾。’岂其无欲哉?分定故也。房陵(杨勇)分定久矣,高祖一朝易之,开逆乱之源,长觊觎之望。”

就是说,杨勇还是很优秀的,对骨肉之亲无间,对君臣之义笃实,做太子抚军监国二十年,没什么问题。杨勇待父母虽然不是那么完美,但是礼仪无缺。父母对杨勇的态度变了,再有人从中挑拨离间,由此父慈的天性顿失,父子之道遂灭。于是大家都知道,隋王朝将要灭亡了。慎子说:一只兔子在街上跑,则众人逐之,众兔集于市面,路过者不问。难道是不想要吗?不是的,因为已经有主了。杨勇法定为太子已经二十年了,隋文帝一朝予以改变,由此开启逆乱之源,助长了杨家兄弟非分的企图。

标签:隋炀帝  最新资讯请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精彩推荐

CopyRight© 2013-2016 www.txza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67059号-1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照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本站,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