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Ctrl+D即可收藏杂闻网 最新天下奇闻异事任君分享!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灵异事件 > 亲身经历的办公室灵异事件

亲身经历的办公室灵异事件

来源:杂闻网 | 发表日期:2019-09-29 | 点击数:

导读:作者:孔乙己的可乐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528472/answer/55658527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首先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这源于家中老辈,我爷爷当年在军工厂工作过,姥爷曾经

亲身经历的办公室灵异事件


作者:孔乙己的可乐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528472/answer/55658527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首先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这源于家中老辈,我爷爷当年在军工厂工作过,姥爷曾经驻守了半辈子西北边疆,这俩老头子都不信邪。

我记得小时候电视里播出老版的聊斋(还是画皮来着),当时就把我吓得够呛,晚上都不敢睡觉。我爷爷给我枕头下放了几个大弹壳,姥爷给我了个大军徽,告诉我不用怕,一切牛鬼蛇神妖魔鬼怪都是反动派纸老虎,敌人倘若来侵犯,就地毙了它!

我姑姑更神,给我录了一磁带的国际歌,让我害怕就听。

在这种环境里长大,我想怕鬼都难。所以我就各种皮,经常皮出一些常人不及的新高度。

我姥爷转业后去了当地的医院工作(他在部队的时候就是军医),分了医院的家属房,夏天的时候我总去姥爷家玩,因为家属院与医院挨得很近,而医院里有一个我最喜欢去玩的地方——停尸房。

当时的停尸房还不像现在配置这么高,那会的停尸房是一趟大平房,里面啥样我没进去过,只是依稀记得它极其偏僻,位于医院的东北角上。

我为啥喜欢到这里玩呢,因为这里根本没啥人来,而且旁边还堆了一些建筑废料,就是些砖头石子之类的,一到夏天这里的蛐蛐就极多,晚上被平房墙上挂的路灯一照,吱吱的叫声此起彼伏连成一片。

我最喜欢逮蛐蛐了,这玩意儿我们这里叫做“油葫芦”,那盐腌了下油锅炸,味道很好。

有时候还能逮到过其他东西,大蝈蝈、小壁虎、蚂蚱、蝎子,刺猬,我还曾追过几只黄鼠狼,只是没追上。

晚上去玩俩小时,我能抓满好几瓶蛐蛐。

你们以为我会来个“沙雕少年夜探停尸房,终遇鬼吓得落荒而逃”?

不不不,没那回事。我在那玩了好几个夏天,吃了几千只的油炸蛐蛐,啥玩意儿也没遇到过。

再大一会的时候。我们这里主路扩路,封河埋管道(本来有条小河流经市区为了方便就把河盖起来建成马路),整个市里挖的跟地道战一样。

我们家属院门口就被挖成了战壕,下午上学的时候各路家属院的小伙伴就汇合了,纷纷跳进战壕里拿土块模仿模仿黑白战争片里的丢手雷。

不尽兴,放学再来玩,这一玩可不要紧,正好碰到了挖路工人挖到了一片坟(具体是乱葬坑还是坟地群现在也不清楚),就听前边的孩子吆喝一嗓子“有铜钱!”大家便争抢跳进去翻找铜钱。

其实哪有什么铜钱啊,偶尔有也是锈的稀碎,真要有啥好东西挖路工人不早就收起来了;倘若真是正规大墓的话警察也早就来了,怎么也轮不到我们进去撒野。

大家进去围观了一会发现除了点烂棺材板和酥骨头啥也没有,顿时大失所望。

这时又听前面一孩子嚎道:“我曹,大骷髅头。”

于是一群人又挤着围观骷髅头。

那骷髅头被一小孩用树杈撅到了相对平整的土地上,全方位的摆弄着,方便大家观赏。那头骨每每滚动人群中就传来阵阵惊呼。

试想,人活一世有谁见过真的同类的头骨啊,即便是见过,又能见到几次呢。

当时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这看似是一群沙雕围观一个酥烂的骷髅,实际上那是代表着我们对死亡的恐惧,对生命的好奇,以及对未知的探索。

这时赶上来一个淌着两行青鼻涕的傻大憨,只见他一把抓起了骷髅头扭头就跑。

“骷髅头被他抢跑了!”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

大家对头骨还没好奇够呢,怎能容他人横刀夺爱,于是又去追。

我也跟了上去,在土块、泥水、灰尘构成的地道里奔跑,但我眼神坚定,脚步坚毅,茫茫人(沙)海(雕)中,那个骷髅头仿佛成了一束光,看着它在前面闪耀,我的心也跟着悸动的狂跳。

那时我一点也不想回家玩小霸王了,也再不想去温存新买的战神金刚,我就看着人群中的它,深深为之着迷。

我要是也能拥有一枚骷髅头该多好啊。我当时这样想着。

突然人群中又有人喊:“我曹,这里还有好多呢。”

人群顿时停住,果然,不远处又是一片乱葬坑。

这次人群似乎不再害怕了,我跟着大家跳进去,就像是刚改开时那些疯狂投机倒把的人群一样,狂热的去寻找自己心仪的骷髅头。

可是一具骸骨只有一枚头骨,但去找死人头的沙雕孩子却是很多。

僧多粥少,没找到的只能望头兴叹,顿时对一具尸骸只能有一个头表达了不满。

我运气好,扒拉出了个贼大个的。(其实很脏,充满污垢、都快烂酥了。)

我生怕被别人抢走,也顾不上脏,直接伸手把它抓起来。

拿上它后我立刻就感受到了周围小伙伴们那炙热的目光。

这就像一份无比的荣耀,似乎大过考试得双百,大过新买了战神金刚,大过玩兔宝宝通了全关。

我一定要与它厮守相伴。我当时的信念极其坚定。

你们是不是以为会发生“无知沙雕少年私藏骷髅头,终被怨灵侵袭不得安宁”之类的事情。

不不不,没有的事。

除了年少无知的我把这头骨装鞋盒子(家属院垃圾箱里捡的)里带回家跟我爹妈炫耀,结果换来了男女交替双打之外,屁事都没有发生。

后来这破骷髅又被我老爹丢回了地道坑,我也被我妈监督着洗了二十多遍手。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什么夜探凶宅啊,半夜鬼笑啊,陵园里面逮兔子啊,墓园里面抓知了猴啊,火葬场里乘凉啊等等类似的事情还发生了不少。

我之所以白话以上这些事情只是想表示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但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件无法解释,一想起来就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虽然这件事并不足以动摇我的信仰,却总让我不明所以,百思不得其解。

正所谓人对未知是充满恐惧的,所以我就很恐惧。甚至每每想起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故事是这样的。

在那样一个灿烂的周末正午,我苦逼的在办公室里加班。

六月天气,已是炎热,不要钱的阳光从落地窗外泼洒进来,把我晒的馒头大汉又昏昏欲睡。

手下的一个小兄弟把几张套图弄错了,这几张套图又混杂进了几千张的图纸里。没办法,他跑出去浪了,我只好一点点的给他擦屁股。

大海里捞针谈何容易。

那时我已经摸查了大半,午饭都没吃。还有一小半的文件柜等着我来排查。

就在我又去找文件的时候。

我面前的这个文件柜其中的一个小抽屉,竟然当着我的面,自行把锁打开了。

小锁头吧嗒一声掉了下来,安静的躺在地上,紧接着,那抽屉也自行的伸了出来。

枉我笑傲半生的牛鬼蛇神,但那一刻还是被吓得不轻。

我的三观以及我引以为傲的唯物知识都遭到了巨大的打击。

我甚至感觉眼前的事物都开始颤动起来,这是一种很撼动灵魂的震撼,令我心有余悸。

我实在是无法解释这件事。

一把锁头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为什么能自行打开,弹落?

一个抽屉,里面还有半层的文件来压底,不存在外力,不存在坡度,不存在弹簧,不存在机括,到底是什么让它在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当着我的面,自行给我伸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是鬼吗?是鬼吗??是鬼的话麻烦尊重一下别人好嘛,你背后偷偷的吓我就好,你当我面吓我也太缺德了吧!!

我呆了一分钟,颇为提防的观察那柜子和抽屉。

一切都没有异常。

抽屉里无非就是点陈年老图。

我不禁想道难道是图纸成精了?

然后我小心翼翼的捡起了锁头,把抽屉推进去,重新给他锁了起来。

一个人的办公室里静悄悄的,而我身上的鸡皮疙瘩早已是密密麻麻,就连正午的阳光似乎也失去了温度。

我的思绪又转了几个弯,觉得自己被着抽屉吓住很是难堪,顿时怒从心起,狠踹了柜子一脚,骂道:“日你仙人个MMP的绝缘子!”

缓了一阵,我喝了点水振奋精神,又重新去翻查起了图纸。

但那一下午都有些浑浑噩噩头重脚轻的感觉。

空荡又熟悉的办公室里安静的诡异,我不得不单曲循环了一首《学猫叫》来给自己壮胆。

回家后就发烧了,而且一病不起,吊了三天的水才好。

为此我老婆嘲笑了我很久:一个一百五十斤的大男人居然被个柜子给吓病了。

我跟我老婆反驳,我一点也不害怕柜子,我害怕的是未知,是那种不可名状的力量。

后来,也就不了了之。该吃吃该喝喝,我心大,没几天就把这事忘了。

这事至今都是一个迷,公司里除我之外,别人都没遇到过。

这大概就是我活了三十年中最灵异的一次经历了吧。


标签: 最新资讯请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精彩推荐

杂闻焦点